微博关注:
艾景奖
国景协
注册 参赛登录 评委登录

Luis Paulo Faria Ribeiro:通过绿色基础设施把自然引入转型化城市景观——葡萄牙大陆及岛屿的案例

发布时间:2015-12-09 18:39:35 来源:艾景奖组委会 艾景奖服务热线:010-56299559

Luis Paulo Faria Ribeiro教授在艾景奖·第四届国际园林景观规划设计大会演讲

主持人王向荣:下面邀请Luis Paulo Faria Ribeiro,他是葡萄牙里斯本大学景观学院院长,他讲演的题目是通过绿色基础设施把自然引入转型化城市景观——葡萄牙大陆及岛屿的案例。
   Luis Paulo Faria Ribeiro:非常感谢主委会邀请我来参加如此大的盛会,很荣幸来到这个美丽的花园城市厦门,而且在这边碰到这么多自身的专家和有趣的演讲,我受益匪浅。这个题目太长了,跟主委会谈到这个话题的时候,把自然带回到城市,我们谈的问题不仅是城市问题,还是在城市大区域,我们要看在城市里面到底包含着什么,可能就是周边地区郊区也要考虑到城市回归景观、自然的主题。这就是为什么我去把这个话题拓宽了,今天我的演讲会讲四个方面内容。目标、目的、花园公园,对于设计化项目,比如说在葡萄牙内陆和岛屿的项目,通过一些例子来证明我们所得到的一些最好的文化景观变化的成就,其实我们的目标把公园变成高度转型化的景观,我们的目标是分析葡萄牙花园和公园的特点,我们希望能够把自然带到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当中,这个变得越来越重要,成为景观设计中不管是做居民、娱乐、商业、工业混合区的时候必须要考虑这一点,也就是城市和相关的城市区域联系在一起,这是我们人性相关联的领域,而且景观其实就是一个不断变化的自然系统,在人的影响之下,或多或少地变成一个复杂的文化生态系统,这是一个非常旧的问题了。

   之前有人说把一部分领域专门证明这一点,把城市里的高层建筑增加了越来越多人类的干预,低层的建筑越来越多的自然标准,在高层和低层之间还有淡绿色和中绿色两种东西,从红色到深绿色的过程中,我们会看到对自然越来越多的拥抱和对人类干预越来越少,自然和文化之间的平衡是一个讨论了很久的问题。人类对于这一些情况的改变,在现代的角度看来,已经变得越来越重要,这样文化和自然之间的平衡,必须与人们的快乐所联系起来,我觉得是这样,在我们讲怎么样做设计做规划,在一个漂亮安全的环境,就是应该基于对这片领地非常明智地管理和自然资源作为一个基础来做,所以我要强调一点,就是人类的快乐。园林景观设计一直以来是通过很多不同策略来完成的,我要特别强调重要的两种,在园林景观设计方面一个是文化景观变化,而另外一种是土地连续性和连接性,所有的园林景观都要考虑这两种,把生态环境结合到园林景观当中来,如果能够从土地的连续性和连接性的角度来考虑的话,那就成功了。关于文化景观的变化,就可以考虑到其中有这么一些情况,比如说这一张图片显示非洲中西部加蓬的雨林,还是有一些人类的干预,中间有一条路,但两边都是统一的雨林,所以人类的农业活动是避开了这一块。而这个是在大西洋当中马德拉岛上的森林,我们叫做拉务瑞西尔瓦,这是高海拔的热带雨林,已经被联合国认为是人类遗产,我们也建立了一些雨水搜集装置和输导装置来变化这里的景观。把我们的纯粹自然环境变成了十一人居住和劳作的地方,比如说在大西洋上有一个岛,这里有沉淀池,对于孩子们来说都非常棒,是葡萄牙所能拥有的非常棒的农田,中间一部分像是城镇的部分,处于地势的低洼处,这一片区域是一个19世纪的花园,所有这一些都是通过文化的改变基于大自然景观之上所形成的,这一部分对于花园,我们可以用文化来改变比较多的自然景观。这是在葡萄牙的杜鲁河谷的葡萄园,我们把它变成了非常好的产葡萄酒的地方,如果你去过葡萄牙的话,大部分都是比较干燥的地界,在夏天的时候非常干,在湿季比较湿,有更多的颜色,在古罗马时期就一直管理这一片地方,这里就有古罗马非常优美的建筑,一直保留了下来。刚才我已经讲到了关于文化对自然景观的改变,第二个就是对土地连续性和连接性的研究,我觉得这对我们园林景观的设计师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一个连续性和连接性的问题取决于园林景观的设计,跳出了园林景观的范畴,进入了城镇,举一个美国的例子,他们改变了城市生长的方向,比如说波士顿的翡翠公园,有连续性的问题,对于我个人来说,它改变了我和我团队做设计教学生的方式,这个问题尽管是在19世纪就被人提出了,而且本身就与园林景观设计的起源很有关系,但仍然是一个非常现代的问题。欧盟、俄罗斯、瑞典举行了很多针对土地连续性问题的讨论,2012年深圳也有相关的项目,2015年的《景观与城市规划》会出版第三期特别刊物,也是和这个有关,接下来看五个葡萄牙项目,是关于文化改变自然和土地连续性、土地连接性的问题。大部分是在葡萄牙的本地,还有一个在葡萄牙附近的海域小岛上。

   第一个是里斯本附近,是一个私人花园,还有葡萄牙南部,有另外一个点,劳拉的私人花园,里斯本边上的私人花园,它离海边非常近,可以看到非常简单的文化改造自然景观的理念被运用到园林设计的过程中,在这个山和山谷之间,以及里斯本的海岸线之间,有着这样独特的地理特征,有很多石灰岩,而且还有很多橡树,还有这样的私人花园,所以在私人花园中有看到这样光秃秃的草坪,除了草什么都没有,所以我们想在这个基础上制造一些绿色的植物,建造出这样的环境,让观看者觉得它到的这个地方,可以把一些人的雕塑作品放在这里。给人一种在丛林当中进行创作的感觉,我们的设计就是这样,造出来的效果是这样的,它已经有四年的历史了。而且我们从房子当中看出去的照片是这样,放上了一些主任的雕塑作品。

   第二个项目是在里斯本南部的自然区域,农业改变了它,林业也改变了它,但这个项目就是给大家看生态保护和生态提升的策略,与规划一起怎么样帮助我们进行更加可持续性的规划,以及设计旅游业,红点就是里斯本,在南部可以看到这片地区在海边,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区域,其实是一个非常具有价值的生态系统,因为这里面有一片湿地。但是之前有人把它用来产水稻,再往里可以看到有比较原始的树林,之前用作林业开采,我们说要不要把它开发成一个旅游胜地?他们说每一个项目都应该增加当地的生物多样性,通过这样的研究,我们发现在这一块橙色区域中,通过不同的设计策略,我们可以增加生物多样性,利用各种资源,增加私人住宅。我们就想要在私人花园当中使用这些策略。我们就在设计的过程中,融入了一些自然,种植一些植物丛群,让这些丛群自然生长,达到最后我们想要的效果,让人们不至于一走出去就看到遭到破坏的生态环境,我们的标准也非常严苛,这个过程是一步一步建立的。它会慢慢地生长成这样一个越来越大、丰富、完整的生态系统,与周围的系统渐渐地结合起来。有一个基于沙滩的种植园,有很多不同的颜色,随着季节的变化而变化,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推进它的发展,我还要解释一下在葡萄牙,如果要有这样非常绿色的植物,我们每天都要灌溉,我们使用的水其实也很少,所以非常可持续。

   第三个项目,是在旅游胜地,在葡萄牙南部,它本身是一片非常敏感的区域,这是葡萄牙最南部的地区,是在地中海的附近,有着地中海气候。也有很复杂的海岸线和各种峭壁悬崖沙滩等等,而这一片海边的区域后来就一步一步地被城镇化侵蚀,把自然景观进行改造。被废弃的自然景观就是我们着手改造的重点,从一开始我们就和建筑师一起合作决定了正确建造房子的地方,保证土地的连续性。这就是我们的渡假村,我们做了很多设计,而且也花了很多心思设计休闲区,把当时废弃的土壤进行了很好的维持和保养,我们也能够把这样一个沙丘悬崖改造成树林通道,通过木桥连接海边和渡假村,有很多地方会更加自然,但有一些地方是人工的,比方说酒吧和草地,草地是非常人工,但是又非常私人的地方,就像是你在一个高度维护的地区,最后把它转变成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自然景观,完美地融合到了周边环境,已经不再是之前废弃的沙丘海岸线的废地了。现在这一块区域都是由自然树林围绕着。

   最后看一下有历史意义的花园的重建,通过这样的重建,我们可以把花园的历史通过绿道来进行恢复,这是我们葡萄牙大西洋海岸的群岛的项目,这个群岛是一个火山岛,而且有非常多的湖区,它绝对是激发了我们在19世纪葡萄牙的园林设计的灵感,所以如果在19世纪可以看到这样的花园,这个就是亚速尔群岛的位置,这个项目是在这三个位置,19世纪的历史意义的花园分别在这三个位置,除此之外,我们也是希望能够把这三个花园和现在的主干道联合起来。有一些花园可能因为过度使用已经破败了,我们进行了一个修复,很多花园也是最后把它改造成带有湖区,而且也让我们和周边的社区变得更加整合在一起,成为了自然景观的一部分,另外其中有一个花园是私人花园,现在之前的私人花园变成了公众的花园,再回到19世纪私人花园就像是一个私人珍贵产品的收藏,而且对于稀缺植物收藏的地方,现在进行重修之后,让它恢复了19世纪的原貌,而且通过这样的改造和重建,能够保证私人花园和周边环境完美的融合,但别忘了这就是19世纪的花园,它的维护成本非常高,也只有是公共机构才能够去运营好一个这么大的花园,也才能够做重建。

   还有一个塔霍河河口带状公园的案例,我们怎么能够在现代当代的景观进行一个处理,这个项目是一种解读,而不是一种推倒重来,这个公园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项目,但要变成相互融合的景观地区,我们把称之为民主社会人人皆可用的项目,它是位于塔霍河河口,这从这张照片可以看到这条河非常宽阔,直接就是把半岛一分为二,在这个位置我们项目所在地就是一个废弃的船坞,我们把具当代船坞和军事建筑的地进行了改造,这就是具体的位置,我们河口,北边是山脉,在下方就是一个城市区域,绿色就是之前的绿色带,从这个角度来看,它这个项目所在地周边是不同的一个景观复杂的情况,而且在这边可以发现既有农田、军事用地、工业用地,这个区域的景观非常复杂。通过这个河口带状公园的规划,最后是15英公顷的公园,6公里长,希望能够通过带状河口公园把这几个不同的景观功能完美地联系起来,我们也考虑到这样一些功能性。我们在考虑到这样一个公园展示方式的时候,不仅仅只是带有辐射性的功能,更多是要考虑到不同的体系是否能够相互的配合,假如说有农田的资源,如果有这样的工业区、军事区,是不是能够通过公园把它联系起来?而且展现出它原有的功能?就像是我所讲的我们在最左边渔人码头海岸,这是我们一开始改造的项目,通过我们做了3D效果图可以看到,很多基础设施已经到位了,我们希望把这块地区改造成可持续发展的景观,自然景观的聚集地,比如说沙地、湿土、植被的融合,这些照片是2012年开始兴建的照片,这是一年后的照片,我们就能够把制备引入到所在的废弃沙丘地。这边是鸟瞰图,左手边是船坞,我们并没有用明确的隔离,用绿色区域来挡住旧的船坞,我们要把它融入到我们的公园当中。另外,我们也保留了这样一个地区的自然文化和传统元素,有很多小木桩,其实我们也用了很多可循环的集装箱来做展示区和环保展示区。这一边是湿滑地和农田改造,通过走廊和木制的廊桥,我们把废弃的农田和湿滑地完美地联结在一起,这就是照片。

   现在人们会经常在带状公园中进行公共活动,而且这个项目投入非常低,可以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景观项目,现在又再次成为这个区域周边社区的绿色景观的天堂。这就是我今天所有的项目介绍。

   最后我做一个总结,在里斯本的劳拉花园是对文化进化的体现,COMPORTA花园是规划创造的另外一个途径,塔霍河河口花园展现了不同的复杂区域可以通过自然景观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主持人:谢谢Luis Paulo Faria Ribeiro教授,讲得非常清晰,怎么把自然引入城市,他通过五个案例,尺度不一定很大,有公共的公园,讲得非常精彩,我们对他的报告表示感谢!


微信咨询平台
微信也可以了解艾景奖动态
添加方法:打开微信>朋友们>添加朋友>扫描二维码
或直接搜索“艾景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