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关注:
艾景奖
国景协
注册 参赛登录 评委登录

Lisa Batette Diedrich:欧洲景观发展

发布时间:2015-12-25 09:10:08 来源:艾景奖组委会 艾景奖服务热线:010-86467408

Lisa Batette Diedrich在艾景奖·第四届国际园林景观规划设计大会主旨报告

Lisa Batette Diedrich:再次感谢王教授的热情洋溢的介绍,再次感谢组委会邀请我来做这样的报告。今天我想谈的一个主题稍微改改,是谈一谈现在欧洲的当代园林设计的一些反思。我选了一个非常小的领域,对于时代性的解读。最后我定了一个题目“从一种设计转移的一种解读和解释”。先看一张照片,这是非常空阔的地区,换句话说觉得没有价值做设计。这是非常实质化也可以承载很多的信息,事实在于是不是值得我们对这个区域进行转读和解读。回顾一下欧洲的历史,如果20世纪60年代,尤其在一些旧工业区,或者对于这样一个时代的态度,把工业去当成废品、垃圾之地,会觉得这些地方就像毒瘤一样没办法摘除。可能很多人会想要把这样的地方全部清除掉,重新做新的建设,推翻原貌建一个新的地方。像这样一个区域,这个地方如果要重建旧的工业区就是一个非常昂贵大工程的项目。我就要问一个问题,你的设计和创造到底怎么样作为衡量关系?有时候设计是为了创造还是设计为了创造?我们都知道欧洲是有很长的历史和传统,这是法国所做的城市规划1925年的计划,甚至可以在追溯到更远,追溯到文艺复兴时代。从这个作品中可以看到艺术家可以通过园林设计师探讨历史和艺术之间的关系,也可以给设计留下足够的空间,这都是有足够的历史。

   现在设计的另外一个办法,在20世纪末的时候看到一个新的变化。仍然是从工业时代旧址开始,比如在德国鲁尔钢铁矿区,当时我们的设计师看到旧矿区的价值怎么样,而且看一下是否还残留这样的价值?后来发现这样的价值比现在所做的规划价值还要小的话就要考虑是保留这样的价值还是保留原油的风貌还是推倒重建。这张照片是独一斯堡在北部公园的改造,这就是对之前旧址工业区的解读。把工业区工厂变成了公园。虽然是一种景观设计,但是解释还是留由原来的风貌。

   我们另外一个项目,可以体会到这样一个旧址中当时人之间的联系,我们在焦炭厂建的游泳池,在这样的区域中,在工厂环境中游泳就是与历史的沟通,这就是解读。我觉得设计是作为一种解读,设计是一种解释,所以设计并不是一种创造,这是我自己的观点。

   有了这样的办法,其实我们能够把现有存在感和存在的项目座位很好的推动力让我们很好的创造,去建新的项目。这张地图现实不同的气候、不同的植被、不同土地规模的情况,欧洲是多样化的,另外一方面,我们也可以认为其实还是有很多有限的共同内涵,也是可以让我们在做园林景观设计的时候应该要保留的,IFLA欧洲做奖项评选的时候也希望做保留的。我们有专门一个团队,在建IFLA工作组的时候是希望可以吸引设计者的注意力,能够让他们每一个时期定期跟我们聚在一起。我们由不同国家的专业人士聚在一起评选这样设计师的作品,尊重多样化的同时寻找保留共同的文化的理念。随后我们在这样一些评审中每年会推出一本书籍,现在已经有三本书推出了。反映出整个欧洲园林设计的想法和观念的改变。我们每一本书都把野外调查、田园调查和比赛的情况都观察记录下来,对于一些设计师可能在过去对于这片土地和厂址做的错误的观念进行更正和解读。最根本的原则就是尊重这样风格的同时要有这样特别设计的想法和思考。而且希望是能够保留住欧洲景观设计的解读性的原则。

   简单给大家介绍一下个别的项目和其中包含的思想情况,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在欧洲的工作,接下来会达到的结论。大家可以看到第一本书《实地工作》,左边是显示英文版,右边是法文版。第一本书有很多对原始农业景观设计的致敬。相比较而言并不是非常城市的景观,这本书里面有西班牙地中海周边的景观设计。我们使用了梯田的形式把它转换成类似城市的形状,现在只是建造了一些台阶,后面会建起一些房子,进而发展成城市。第二本书主要是一些现场的景观设计,我们想给设计师和读者展示,我们能够把这些设计的理念真正转变成很有冲击力的项目,更多是展示一些项目实际完成后的情况。大家可以看到这是巴黎中心密度非常高的中心,看起来并没有特点,就是普通的小公园,但是只有近距离的到这些地方大家才可以看得到设计中的独到之处。以前都是农田,由农田改过来,这张图的远方有一些铁路,但是更重要的一点图中大家可以看到这些人来自不同的国度,不同的文化背景,这一个公园更像是城市的起居室,城市客厅。这本书是研究提交的项目,我们很关注设计师的需求,不仅是把空间通过设计带到现实生活中,而且更想是要引起人民的共鸣,要知道人是从哪里来的,我们把这本书的名字起名《IN  TOUCH》,人与自然的联系。一开始可能比较商业化,比较典型的设计,哥本哈根的一家银行,大家可以看到银行的设计并不是为银行家或到银行的客户设计的,更多是希望建立一种新的景观丹麦式的沙丘景观,成为城市沙丘,让公众都可以进入环境中,建立沙丘的气氛。仔细看平面图,就是建立在停车场之上的,有很多植被是没有办法在沙丘上种植的植被。之前是在停车上场带有绿色植物的沙丘,这个项目是在已经有基础设施的基础上带来更多的绿色。这就是把一个有轨电车,瑞士苏黎士在铁轨的周围融入更多的环境,让坐在电车的人也可以看到绿色的花草数目从中穿梭而过。这是非常多样化的城市,今天看起来不仅仅是非常的漂亮,而且还可以把它以这样一种类似照片的形式展现出来。这样一种设计使得人们感觉到这样的设计是非常有价值的,而且让他们更加意识到我们深处的环境是经过精心设计的环境。这个项目是非常特别的项目,第一个算是增长,第二是插入,第三个就是做减法的设计。这个项目是在西班牙加太罗尼压的海岸线上,本来的位置是在渡假的地方,后来政府决定把这这里的岩石地貌投入到更多的日常生活中,让人可以长久的居住,而不是渡假的时候来。设计师在这边更多让自然来完成设计,设计究竟怎么进行呢?右下角的图就是他们使用的工具,上面大家可以看到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一开始有一些多石的地貌,在景观中有很多可见的东西,通过建这样的栈道和走道就可以使人更好的融入到这样的环境中。

   现在我们正在准备欧洲景观杂志的第四期,现在还没有这本书的标题,因为我们要与所有的编辑评为一起决定这本书的标题,一般要到最后的时候,发布之前,也就是明年的春天。但是现在我给大家报告一下我们所看到的一些趋势。我的理解就是与我们目前所看到的设计方向的改变相符合的,目前在欧洲设计在设计方面会有更多动态活动融合进我们的设计中,不在是一些静态固定的工作,整个工作有更长的生命周期,有更多的互动。

   第一个项目,我认为是从工业区域进行转化的项目,是在法国西南部的南特这个城市,第一张图是一个工业区,渐渐改成非常市中心的密集住宅区,米特服设计师没有提出30年后这个城市会变得怎么样,而是提出工作模式,是怎样一步一步来改造这个城市,包括物业购置等等许多方面,大家可以看到现在有两点变化,一个是整个项目都是一个回收性的项目,老的文化建筑仍然是被保留了下来,而且重新加以利用。考虑到这个城市本身是一个工业革命中的城市,做了很多把老旧相结合共存的工作。

   第二个项目,给大家展示的是非常大规模的瑞典的一个城市,之前地貌是100多年前的采矿工业造成的地貌,可以看到因为挖矿形成越来越深的坑,周边的地区都有点下沉的趋势,现在这个情况已经威胁到城市。设计师的任务就是要来设计这片区域地貌的下沉到城市经济增长造成影响。免得城市渐渐被下沉区域吞噬。后来发展了一些变化,城市要往更下沉的地方发展,我们必须有一个应急的设计方案去判断未来这片区域有什么样的走向。

   这个项目是荷兰,是一个低地国家,可以看到景观上有很多水,阿姆斯特丹的废弃地皮的利用,这里有很多的水稻和玉米,下面这个是原来阿姆斯特丹垃圾处理厂的改造地,提出不仅仅把垃圾场移除掉而是要做更多的改造工作,所以做了很多工作,通过种植职植物规划小湖等等。另外一个项目是在荷兰,荷兰是低地国家对节约用水非常的重视,这是一个简单的城市广场,大家可以看到城市广场被作为一个雨水的收集器,它还可以作为一个广场提供各种服务和各种活动在广场开展,形成各种气氛。下雨天拍的,可以看到正在收集雨水。跟周边的建筑也有良好的互动,雨水可以集合起来再利用的。这个项目也是非常大规模的,在西班牙的城市中,非常大的市中心,景观设计师总是在应对气候变化的情况,比如越来越少的雨林面积和越来越多的泥石流等等,还要预防洪水,洪水对城市是很大的问题。在这个项目中,设计师和许多工程师一起在河床中找到这么一块区域,重新改造这个河道,在河底的左边区域种植一些植物,这样可以防止水土流失。这片区域可以帮助在洪水来临的时候,抵抗洪水,可以起到很好的美化景观的小国。

   2014年的的一个项目是在丹麦,这是一个港口城市,在佛罗里德里斯(音)这个城市,这个解读就是把化学场变成公园,通过这样的转移让它很适宜以后城市的使用。设计师建造一个当代公园,对于很多这样的工厂所留下的柱子等等元素都留在了公园。同时也是在某一些区域中体现出以前是化学品工厂的原址。在化学工厂的土壤侵蚀是非常严重,但是我们要告诉大家这样的公园是基于一个化学厂土地所建的,我们将这样的情况告诉了参观者,也是让大家知道这样一个现代的项目是转移和解读的目的。

   希望探讨一种新的景观设计的形式,把一个地方从一种状态解读转换到另外一种,但是我会用另外一个新的概念,叫旅途形式。其实我们对于一种转移和解读,应该是一种收集、妥协、协商、建立,以旅途的方式慢慢演变的过程,而不是静态的形式。我们就像是一出剧一样不需要有任何预设的场景,是自然而然随着状态进行演进和演化,这是一场旅途。这样的形式要保证我们在这样的园林设计的组合规划中应该遵循的过程。

   最后这张照片,用这样的公园做一个例子,按照21世纪的理念,园林设计的美学应该是一种解读和转换,而不是一种推倒重来的话我们就可以理解旅途形式新的概念。这也是21世纪欧洲的形式,就是旅途形式,设计是作为一种解读和转移。但是怎么样能够解决,怎么做好呢?我们需要更多新的工具,除了土地、场地之外的元素,我们还需要更多的工具,我们需要找到整合融合的更加动态的工具,这也是我们要去思考的问题。

   对于一些先锋的设计师,由此对于田园设计、景观设计中,在21世纪要要去解决的问题。这是我的介绍,谢谢。